爱久养身园-大众养生网-中华养生网-2213养生网-养生之道网-提供让人人平安的健康保健,疾病防护,营养师问答和食谱

搜索
热门搜索: 健康 瑜伽 养生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热图推荐
  • 可以说很拼了!陪女儿写作业,这位妈妈“顺
  • 农村人都抛弃了土灶台,现在喜欢装这种灶,
  • 俄罗斯火车再次出轨,重型火炮四脚朝天,战
  •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
  • 拍树叶最全指南,20种拍法总能给你灵感
  • 胃不好的人,晨起后常喝3种水,清除幽门螺
  • 今天凌晨北京下雪了?假的 下周降温是真的
  • 润燥养肺,这3种食物不比梨差,其中一个特
  • 中央高层频赴新疆调研
  • 女子走路却因交通肇事罪被罚20万元还获刑
查看: 872|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梦幻篮球之邪枫传说 湖南娄底民警谋划多年枪杀两人,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 孔明异世点将录 一帘妖梦

[复制链接]

22

主题

223

帖子

274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积分
274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02:5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陈建湘案二审在湖南省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
12月14日凌晨,湖南省娄底市华天酒店大堂门外,律师伍雷行色匆匆地从夜色中赶了回来。两小时前,他发现自己准备的辩护词存在漏洞,临时召集辩护团队和医学专家紧急讨论。几小时后的法庭论战,也许会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他不能大意。
伍雷的当事人,是轰动全国的“湖南12·22持枪杀人案”嫌疑人陈建湘。去年大约也是这个季节,陈建湘用手枪近距离射击连续枪杀两人,后自杀未遂被公安机关逮捕。陈建湘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10月26日,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陈建湘死刑立即执行。
陈建湘随后上诉,12月14日上午9时,湖南省高院将二审开庭审理此案,伍雷所在的律师团队,打算为陈建湘做无罪辩护。






律师正在进行入庭前的安检
作 案
法庭上的陈建湘,戴着一副“头箍”,说话慢条斯理。2017年12月25日,湖南新化县警方出动2000余人大搜捕找到他时,他已在新化县科头乡一处山林中用手枪对准自己的头开了一枪。这一枪,让他失去了右眼和一大块颅骨,却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而同样被他击中头部的两名“仇人”,却永远失去了生命。
被捕后,陈建湘并没有隐瞒自己实施杀人计划的经过。根据他和证人邹鹏的笔录,我们简单地拼凑出了的作案经过。
案发前,陈建湘是新化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民警,二级警督。由于持枪证没有年检,无法领枪,去年11月,陈建湘找到县交巡警大队的同事曾某,以交了个新女朋友,希望拿枪威风一下为由,向曾某提出借枪。陈建湘平时一副“大哥”作派,为人耿直,对曾嘘寒问暖,还时常劝诫喜爱打牌的曾某“专心工作少打牌”,并主动提出借钱给他,所以,借枪的要求让曾某“难以拒绝”。
12月22日上午,曾某将一把“七七式手枪”交给陈建湘 ,此时,他并未想到,这把枪将成为这件轰动全国的持枪杀人案的凶器。拿到手枪后的陈建湘很兴奋,由于一直未能考取驾照,当天上午,他又找到辅警邹鹏,谎称帮邹“找工作”,让邹鹏驾车,开始实施自己的杀人计划。
上午10点,陈建湘与邹鹏在新化县教育局找到了受害人邹恒,以发现其手机里有“反动言论”为由,将邹恒带上车。陈建湘要求邹鹏将车开到一处偏僻的山上,开枪射击邹恒头部将他杀害。随后,陈建湘胁迫邹鹏帮其处理尸体和车窗上的弹孔。
下午,他们找到了另一位被害人段新民。陈建湘谎称让段陪着下乡办案,将他带上车。下午6时许,因担心自己被“灭口”,一直在驾车绕路的邹鹏寻到脱身机会,故意撞上路边的货车封堵住右侧车门,下车狂奔逃走,留下车上的陈建湘和段新民。陈建湘立即连开数枪射杀了段新民,从左侧车门爬出车外,拦下一辆摩的逃离。






押解陈建湘的车队到达法院
猎 “狗”
陈建湘为什么要持枪杀人,他们有何深仇大恨?
这要从作案当天陈建湘随身携带的一份猎“狗”名单说起。在陈建湘的名单中,共列出了八个项目共十几人,其中前五人为“必杀”,他还以特有的方式,给他们取了外号,标明了与自己的仇怨。
被害人邹恒在名单上被列为“教育局‘武大郎’(四尺小丑竟敢挑衅我5.1尺余刚烈男儿)”,被害人段新民则标注的是“公安局贺月(化名)的丑妻兄(跳梁小蚤二度与我叫嚣)”。而名单上的其他人更是五花八门,有陈家山“吸面蚊”、公安跳蚤等。两名受害人只位列名单的2、3位。位列第一的,是当地计生局的陈杰(化名),在猎“狗”名单中他的“罪名“是:薄情。
陈建湘的笔录中提到,他的第一目标,的确是就职于当地卫生计生综合监督执法局的陈杰。陈杰曾与陈建湘的妹妹陈梅(化名)谈过恋爱,后因感情纠葛分开。陈建湘认为,陈杰对不起妹妹,所以要帮妹妹出一口气。
陈杰在接受询问时表示,自己与陈梅恋爱是20多年前的事情,1998年他们就已和平分手,根本没有恩怨。陈建湘的妹妹陈梅更是对此十分不解,她表示,自己已结婚快20年,儿子老公对她都很好,生活很幸福。并且,和陈杰和平分手后,两人的关系并没有恶化。
但实际上,案发当天上午,陈建湘第一时间到计生局找的陈杰,此时陈杰正好在外地出差,躲过一劫。但位列2、3位的邹恒和段新民,则没有这么幸运。
邹恒和陈建湘的矛盾源于一件小事。据陈建湘供述,多年前陈建湘和老婆开车路过新化县公安局十字街路口,遇到邹恒和其老婆驾驶的摩托车,随后双方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
而邹恒前妻柳立(化名)的回忆却和陈建湘有不小的差别:她和邹恒刚结婚不久,驾驶自家的尼桑轿车经过上梅镇十字街路口时,的确和一名司机(陈建湘)发生口角。但她早已不记得当时的具体情况,甚至不记得对方的样貌。
关于和段新民的矛盾,陈建湘似乎记得更清晰。他们起过两次冲突。一次是十多年前,他去买衣服时,和服装店老板发生纠纷,老板叫来段新民帮忙。在起冲突后,段新民拿刀追砍过他。另一次是六、七年前,他与几个朋友在新华书店遇到段新民,对方不知为什么主动出手,还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于是陈建湘警告了段新民。
而段新民的妻子何琼(化名)记得的版本却又有所不同。她记得,十多年前,陈建湘和段新民在上梅镇南正街鑫源药庄吵过架,陈当时还动手打了段。据说当时吵架的原因,就是再往前的十多年段新民曾欺负过陈建湘。
“我和他根本素无往来,他要来杀我,我觉得不可思议,也十分恐慌。”案发当天还有一位幸运者是当地圣象地板店的老板吴化(化名)。陈建湘说,2011年他在该店购买地板缴纳了2000元押金,后来换了其他牌子,要求老板退还订金,却遭到了拒绝。陈建湘坦言,自己和吴化并没有起过冲突,甚至不记得他是男还是女。
作案当天下午,当陈建湘到店里时,因为觉得他说话很冲,看上去不像好人,吴化否认了自己的身份。事后,他暗自庆幸,一个随意的念头,竟阴差阳错让自己躲过一劫。
对这份猎狗名单,陈建湘似乎并没有执念,在回答警方询问时,他坦言:“这些人,当时找到了就找到了,找不到就找不到。”






庭审结束,律师与陈建湘家属从法院大门走出。
从 警
看起来如此荒唐的理由,为何能成为持枪杀人动机呢?陈建湘的家人和朋友认为,或许这和他的出身和职业有关。
据家属介绍,陈建湘1971年出生于湖南省娄底市新化镇农村,父亲是一名乡村医生。1992年,在复读三年后,陈建湘考上了娄底师专。这对那个年代的农村孩子来说,已经算依靠读书给自己谋了不错的出路。但陈建湘并不甘心,他不想做个教书匠,而是想成为一名警察。
妹妹陈梅回忆,当时父亲曾千方百计托人帮忙,将他的档案调入中专录取档的湖南省司法学校,这个经历一直被陈建湘当做人生命运的一个转折点。1994年,学成毕业的陈建湘被分配到新化县公安局,开始了他向往已久的警察生涯。
“他一直不太‘合群’。”曾明(化名)不仅是陈建湘的妹夫,还是他中学同班同学。当年,两人都是新化镇上梅中学的学生。曾明是班里的活跃分子,陈建湘却在学校里没有太多存在感。曾明和妻子谈恋爱结婚之前,甚至对这个大舅哥根本没有任何印象,后来说起读书的学校,他才“费劲”地勉强想起来。
曾明认为,陈建湘中途从农村转校到镇里,或许是自卑作祟,那时的他一直显得小心翼翼。陈建湘自己也在笔录中提到,那时,只要是班里谁丢了东西,他都会十分紧张,生怕怀疑到自己身上。
成为一名警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着实让陈建湘感到满足。1994年,他在游家镇派出所担任民警,1998年,他又从乡下派出所调入县城,成为一名刑警。
但好景不长,据一位知情人透露,陈建湘从2002年开始迷上了打牌,但他脾气暴躁,缺乏耐心,输多赢少。经常在牌桌上和别人发生口角,有时候一打就几个通宵,不把钱输光不下牌桌。
陈梅回忆,陈建湘打牌的事情家里人十分反对,为此大哥和嫂子没少吵架。有几次她曾到牌桌上劝陈建湘,但陈建湘激动起来居然举起弹簧刀冲向她。
陈梅回忆,有一天早上,嫂子突然给她打电话,说陈建湘不让她去上班,不准孩子去上学。陈梅赶到后看到,陈建湘光着膀子躺在地板上,坚决不让母子三人出门,原因则是他打牌,妻子说了他。
2007年下半年,陈建湘在娄底进行警衔培训时,和同事连续打了几个通宵的牌,头疼得厉害,中途回家时就发现眼睛突然呈斗鸡眼状。后被家人送进医院,诊断为“颅内高压”、“血管神经性头疼”。
陈建湘妻子严平(化名)回忆,2007年生病后,陈建湘几乎无法正常工作,很多次回家都说看材料眼睛难受,领导说他材料没写好,他就在家里发脾气。2008年,当地公安局领导考虑到陈建湘的病情,将他调到相对轻松的国保大队工作。
但这期间,陈建湘的工作能力越来越有问题,很多他主办的案件思路不清晰,问话抓不住重点。2017年他写的安保材料,语句不通、文不对题,当地公安部门只能对他尽量照顾。到了最近两年,陈建湘甚至经常不去上班。
在曾经自豪的公安系统中被边缘化后,陈建湘开始在社会朋友中寻找“面子”。 “只有在娱乐场所和协警面前,他才感到自信。”陈梅称,近几年,陈建湘经常在外帮别人“了难”,很多时候都是自掏腰包,在他的遗书“债权债务”中,陈建湘甚至直接豁免了一位女性欠他的几万元债务。
“或许他是用这种方法寻找自信,外表蛮横实际上内心自卑。”妹夫曾明说,在县城里认识一个警察确实能解决不少麻烦,但家里有事都不找陈建湘帮忙。“大舅哥”遇到事情是不计后果的要“赢”,真让他“了事”,可能会把事越搞越大。






精神病学专家纪术茂
“病 人”
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里有这样一段描述:陈建湘于案发前因与邹恒、段新民等多名被害人多年前发生过私人纠纷,一直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但伍雷对此却并不认可,他说:“时隔多年,为什么到现在才报复?这期间他们甚至没有任何接触。这不是伺机报复,也不能说怀恨在心。”
在陈建湘的猎“狗”名单中,所有人与陈建湘的矛盾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时间甚至能够追溯到30、40年前。例如名单中外号“傻苦命”的对象,陈建湘描述与他的矛盾是“小时候看电影时舞断指”,而另一名外号“爆齿”的对象,陈建湘的描述是“小时候,在横阳村打牌时竟虚舞刀”,两人姓名不详,经过警方多方询问,查无此人。
“这就好比小时候谁抢了自己的玩具,长大后竟要用枪杀了对方。”伍雷说,更显得诡异与不合常理的还有他作案的细节,根据辅警邹鹏的口供,陈建湘在杀害第一名被害者之后,用手机拍下了尸体的照片,声称自己要把照片发到网络上,还要用县政府的大喇叭广播自己的遗书。
“他们用自己的尿和着泥土,‘修补’了车上的弹孔。”伍雷说,杀人后陈建湘还淡定地和邹鹏去餐馆吃了一顿饭,再不慌不忙地寻找下一个目标,当记不得“圣象地板”老板的长相甚至性别之后,又掉头去找第二个受害人。
“哪有这样儿戏的杀人逻辑?”伍雷认为,陈建湘作案时是处于严重精神病发作期,没有刑事责任能力。所以,他要做的是一场无罪辩护。“当然,这并不是要让一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人回到社会,而是希望法庭和公众都能更加客观地审视精神病犯罪的案例。即使认定为精神病,陈建湘也将被强制治疗。”
今年2月,当地警方委托湖南省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陈建湘进行了司法鉴定,该中心出具的2018年精鉴字第112号鉴定书表明,被鉴定人(陈建湘)被诊断为抑郁症,实施危害行为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伍雷说,根据警方调查笔录以及他们多方走访得到的证据和证词,陈建湘的精神病症状已有长达20年之久。
陈建湘的病历纪录显示,从1997年偶有头痛、失眠情况以来,他的精神状况就越来越差,2007年住院诊断为“颅内高压”、“血管神经痛”,至今其病情反复恶化多次入院就医,期间他的情绪极不稳定且自闭、狂躁。另一方面,通过亲人和朋友的描述,其精神异常的例子也屡见不鲜。
“我们结婚20年,他一直处于病态之中。”陈建湘的妻子严平回忆,陈建湘的暴躁,家里所有人都见识过。2008年,为让他少出去打牌,妹夫在电脑上给陈建湘装了打麻将的游戏。陈建湘很快沉迷其中,打赢了就会狂笑,自言自语;若网速慢一点或对面出牌慢一点,甚至输多了,他都会暴怒,疯狂用拳头砸屏幕,边打边说“你死活都害人!害死人!”甚至半夜三更时,他会将严平和孩子叫醒,告诉他们:“我厉害吧,这盘赢了几百上千万。”
2011年,他突然提出离婚,而且非要去办手续。办了离婚手续后,他回到家又突然发怒说:“我让你离就离?这么听话”,然后砸烂了家里的空调。之后又像做错事一样给严平赔礼道歉,第二天非要去民政局复婚。“客厅的电视、空调、电脑,不知道被他砸烂过多少回。”
严平说,就在案发前1个月,陈建湘突然在家又哭又闹,对她发毒誓,要求严平拿着手机给他拍了一段负荆请罪的视频。然后,他跟在严平背后一直念叨“儿子,我对不起你们”。但事实上,夫妻俩只有两个女儿。
“他常常一个人在办公室闭着眼睛一句话不说。”同事孙从(化名)说,单位很多人都听说陈建湘长期颅内高压,要依靠药物维持,并且经常睡不着觉。另一名同事程可(化名)称,2006陈建湘在警校培训时曾突然昏倒,送到长沙的医院后昏迷了三天。
陈建湘老家村民陈某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表示,陈建湘的母亲和外婆都有些精神不正常,外婆老年时经常随地大小便,一个人疯疯癫癫跑上街。另一名村民也称,陈家甚至用绳子捆过陈建湘的外婆。
“如果不是母亲,也许大哥不会有这么多心理阴影,如果当年母亲让他自然发展,也许他的人生就会改写。”妹妹陈梅回忆中,母亲似乎也有些不对劲。陈梅说,母亲性格多疑,经常失眠。有时候半夜起来独自坐在客厅或像幽灵一样走动。并且,她和陈建湘的关系很差,从小母亲就“往死里”逼着陈建湘,稍有问题就是一顿暴打。在陈建湘的回忆中,他4、5岁的时候,甚至被母亲丢到过河里。
2017年开始,陈建湘已很少去上班,也很少出门,经常把自己关在家里,长时间蜷缩在沙发上用手机打牌。输了钱就用微信找陈梅要,赢了钱又还给陈梅。但只要他开口要钱,就片刻也不能等待,只要不立即打钱给他,他就会打电话或发视频通话前来索要。不按他说的办,就立即破口大骂。不得已,家里人都只能尽量迁就他。
在作案前的12月18日,陈建湘特意给亲人、朋友、同事等分别写了遗书。遗书中出现了“奉旨杀贼”等大量语焉不详的表述。
“为了得到更为准确权威的鉴定,我们邀请了国内多位法医精神病学专家。”伍雷说,二审开庭之前,他们邀请了国内精神病学权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西安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医师纪术茂以及现任《中国精神障碍者辨认与控制能力评定标准化》项目组专家组成员、西安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主任医师郭娟,对陈建湘的精神状态鉴定和刑事责任能力及受审能力的评定过程进行审慎的分析研究。
两位专家对此作出了长达98页的咨询意见书。专家认为,陈建湘罹患严重的心境障碍和丛集性头痛,湘雅二医院对陈建湘的精神状态鉴定及刑事责任能力的鉴定过程和技术方法适用明显违背法医精神病学鉴定工作的基本科学范畴,该鉴定缺乏科学性和客观性。
专家认为,鉴定意见认定的“被鉴定人陈建湘罹患抑郁症”,不符合精神疾病分类与诊断标准(ICD-10和CCMD-3),疾病诊断错误。另外,鉴定意见认定“被鉴定人陈建湘诊断为抑郁症,实施危害行为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目前有受审能力”不符合《精神障碍患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刑事责任能力认定错误。






陈建湘辩护律师王兴介绍庭审过程
二 审
“精神病就是当街乱砍人的疯子?这应当是民众的一种误解。”陈建湘的另一位辩护律师王兴认为,很多人觉得有周密策划、心思缜密的犯罪就不会是精神病犯罪,但事实上,精神病并不一定会对患者的智商造成影响。例如1981年美国青年欣克利刺杀里根总统一案,则是经过长期精心策划,精心选择时间和工具,必欲致人死地的恶性案件,但最终法院认定其是在精神病症状支配下作案,嫌疑人被判无罪。
虽然并不是所有无目的作案杀人都一定属于精神病范畴,但从本案的情况来看,家属、朋友、同事等多方面的证词都证明陈建湘长期患有精神疾病,他在作案时是否有受疾病影响的可能性呢?
二审开庭后,辩护律师再次提出要求专家证人上庭作证的请求。但合议庭认为,对湘雅二医院的鉴定结果没有疑问,请求被当庭驳回。
庭审中,检察官也对辩方的观点进行了回应。检察官认为,陈建湘一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证据之间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能充分证明现场的情况。“猎狗名单”等12件书信,经鉴定是陈建湘亲笔所书,其中载明了他和名单中所写对象的矛盾,证明矛盾现实存在,所以陈建湘有杀人动机。且书信和手机录像等资料显示他有杀人准备和交代后事的情形。
种种证据表明,陈建湘是有预谋的实施犯罪,猎狗名单明确记录了他和这些人员之间的矛盾,并详细标明了必杀人员,同时了解了对象的工作地点、日常活动地点,可以表明其早有杀机,而之前没有动手的原因是老父亲在世。陈建湘在本案中主观恶意深,作案过程中枪击受害者头面部,罪行极其严重,所以一审法庭定性准确,量刑适当。
关于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检察官认为程序合法,内容真实准确。首先,该机构是依法批准设定的鉴定机构,鉴定人是具有专业资质的专家。鉴定中所用的检材包括与作案过程有关的笔录、与病例有关的材料、家人的笔录和综合材料等与鉴定纪录吻合。司法鉴定过程严格按照程序和相关的的诊断标准进行鉴定。鉴定方法正确,依据科学。
关于辩护人提出的希望得到更多观察、走访的过程,并不属于法定的环节。
12月14日下午1点左右,近4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在法庭上见到陈建湘之后,妹妹陈梅几乎哭晕在地,不得已,丈夫曾明将其拦腰抱起,走出了法庭。看到妻子伤心欲绝,曾明叹了一口气,他说,“三个家庭都是受害者,或许,我们再细心一点,就能避免这个悲剧。”






陈建湘的妻子严平(化名)哭着走出法院
重庆晚报·慢新闻全国爆料热线:(023)966988
——END——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彭光瑞 文 任君 图
感谢您的阅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0000 - 12345678 9999888877
  • 邮箱:123456789@qq . com
  • 地址:北京市海定区通州路群芳园二园1号楼9号
    移动客户端: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123cwyy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